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操心的我_ 我和我上辈子的女儿 第十六章 钥匙,揍自己,淘宝,绑架-

时间:2021-07-07 18:2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站南岭望北山小说操心的我 我和我上辈子的女儿 第十六章 钥匙,揍自己,淘宝,绑架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爸爸,你回来可太好了。”一进洞我发现磐石还真是够意思,没让外界的骚扰影响到女儿的婚礼。女儿和白石正在向众人敬酒。

    “爸爸”这一声我可等了太久了。白石这个倔小子总算肯张口了。

    “哎---哈哈哈...”我大笑着一把将白石和女儿搂在了怀里。俗话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我这个丈人也很喜欢呀!

    “你们俩以后一定要记住互敬互爱,千万可别吵架,有事要商量......”我像个话痨似的没完没了地说着,只怕漏了啥,该叮嘱的没叮嘱到位。

    “爸爸,你就放心吧。今后我们家我说了算。”女儿刚结婚就露出“母老虎”的本相。白石呀,你确定不会反悔了吧?

    “爸爸,你放心,今后我啥都听小离的。”呸呸呸,这么没出息。这话关起门来咱自个家人听到就行了,可千万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讲。不过,你小子可记着,这句话我可放在心里了,你一旦做不到的话---哼哼哼......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女儿同白石也入了洞房。送走了众位旧部,我拉着磐石到我的房间将刚才在洞外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目的只有一个---我们也该散伙了。

    “大王多虑了。天帝既然没有为难大王而是让大王离开,这就证明天帝还是心里向着大王的。”磐石微微一笑,拉着我坐下。

    “你想想,那几位神君可都不是好惹的。你把他们整得那么惨,他们如何咽得下这口气。天帝训斥了你等于给了他们一个台阶下。这件事天帝心里还是有谱的。”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啊!看样子咱这情商还是严重不够啊!

    “我问你,那东阳老龙王问我要什么阴阳镜的钥匙,这是咋回事?我咋一点印象都没有?”趁这机会我也想从磐石口中套出点信息来。把这些事情都理清楚喽,咱心里才能有点底。那帮大神再找咱时,咱才能有点说词。

    “呵呵,没想到这事竟然都被他们探听到了。看样子天帝身边的人也不怎么可靠啊!”磐石愁眉紧锁,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看他这表情我猜他可能正在将天帝身边的人一个个在脑海中过虑,看看谁到底是那个叛徒。

    “你也别想了,凡事都讲个证据,你这么瞎想又能起个什么作用。还是说说那把钥匙吧。”我才懒得管他天帝身边谁是叛徒。我只关心咋样才能脱离这个麻烦圈。

    “唉--,虽说你不记得前世的事,但你也应该听说了阴阳镜的事。外界都在传言‘得阴阳镜得天界’。可又有谁知这阴阳镜乃是天道自成,任何大神都左右不了它,它自个有自个的主意,该露脸时自会露脸,哪是我们这些渺小的灵种所能支配的。”磐石的这番话透露出的信息就是那阴阳镜根本是个活物,而且还是这帮大神动不了的?那我们还在这儿守个啥劲!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嘛!难道说我们在这儿守卫阴阳镜这事是天帝故意布的疑阵?如是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个天帝可就太阴险了。这不明摆着放根骨头在面前,骨头上面悬把大刀,又攥着一把狗绳,就看那只狗会挣脱出去挨宰。

    “那钥匙又是咋回事?”这事不会也是天帝故意编造出来的吧?可你编也不要往我身上编呀!你随便往哪个看不顺眼的大神身上编,那不正好让这些猪脑神君帮你除去眼中钉。等等。难道说天帝看我不顺眼?这么一想还真有点那么个意思。莫非前世的我得罪过他?可是这么多年了,我也不在他跟前,至于他这么祸害咱吗?如果真是这样,这个天帝也忒小心眼了。

    “那钥匙也是确有其事。”磐石可能看不惯我那么腹诽天帝,赶紧来证明天帝的无辜。

    “你不是说那阴阳镜有自己的脑子嘛,咋还跑出个钥匙来?”我寻思着磐石不会是为了帮天帝开脱故意在这儿骗我的吧?

    “额--阴阳镜的钥匙嘛,的确有,不过,这事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为好。”磐石遮遮掩掩的样子看着就让人生气。

    “行了行了,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了。省得天帝把你也列入嫌疑名单。这件事整个就是个套,就看哪位大神蠢得来自投罗网。”看样子咱这是被人当枪使了。

    “也不尽然。目前天帝也想找到那把钥匙。”磐石这句话一出口,令我对那位天帝佩服得是五体投地!这位大尊阴谋论学得也太到家了!真真假假这么一搅和,那假的也变成真的了。就这么个主,成天只想着折腾手下,不去想想多给手下谋点福利,这天界能好才怪!

    “我看咱们还是回去睡大觉吧。这些事呀,不是咱能操得上心的。”作为凡人时我最讨厌的就是无事生非的人,并把这个作为择偶的第一充要条件。还好咱找的老婆脑子粗,不计较,在这点上咱还是很满意的。唉呀,一想到老婆就想到儿子,也不知他俩这个中秋节过得咋样?

    嘿--看样子咱前世的爹娘给咱找的这师傅是找对人啦。虽说师傅自个的功力不到家,可他教的咱这个徒弟可算是学到了真本事。转个身我竟然在自家的客厅里,眼前正是我那刚刚想着的老婆和儿子。不对,这咋还有一个人呢?我忙隐了身形。

    “老公啊,你一直不爱吃粤式五仁馅的月饼,嫌里面有肉,所以我特意只买了蛋黄莲蓉的。来,你尝尝。”妻子用小叉子叉着一块月饼正往一个男人的嘴里送。这还反了天了!你老公我这才离开多久你就有了新欢了!亏我还心心念念想着你。

    “是啊,老爸,老妈现在只想着你,我想买点其它馅的月饼她理都没理我。”不会吧!连儿子也背叛了我?看样子这个男人不简单呀!看我不整死你。我悄悄走到那个背对着我的男人身后,对着他的头就是一巴掌。

    “啪--”那个男人直接从椅子上摔到了地上。

    额--这还真是天大的误会呀!倒在地上的那个男人不是我又是谁!咱这也算是破了天荒了。自己吃自己的醋不说,还把自己给打了。想想刚才那一巴掌咱可是铆足了劲扇的。那个心疼呀!这一下不会把咱自个给打没了吧?赶紧一把将倒在地上的人又拉回到椅子上。

    “老公,你这是咋回事?刚才为啥会摔到地上?来让我看看,有没有摔伤。这才刚把你接出医院过节,如果摔出问题,到时医生肯定再也不放你出来了。”妻子和儿子都被刚才我摔倒的那一幕吓着了。儿子反应还算快,转身就去拿药。妻子两手抱着我的脸一个劲地瞧。

    “没事,没事,刚才就是不知被谁扇了一巴掌。”我彻底晕菜了。这到底是不是我啊?咋还会自己说话了呢?女儿和白石究竟给我这副躯壳里做了怎样的手脚?不行,我得去问清楚。

    站在女儿的洞口我慢慢冷静下来。今天可是女儿的大喜日子。小两口这时正是甜甜蜜蜜你侬我侬的时候,我怎能为了自己的一点小事就去打扰他们!罢了,有事明天再问。

    我拎着一瓶桂花酿坐在一个小土包上自饮自酌。今个这酒为啥咋也喝不醉呢?望着脚边的两个空瓶只能长叹--酒入愁肠愁更愁啊!

    “你动作轻点,别让人发现喽。”咦---不远处的坑里咋还有人?这半夜三更的在这儿干啥?

    “你放心,我把这个坑周围都设了结界,别人听不见咱们的动静。”听到这句话我差点笑出声来。这两贼该是有多蠢啊!我明明听得一清二楚,莫不是把结界设反了吧!

    “哎-兄弟,你们在这儿干啥咧?”我移到一个家伙背后。那人一哆嗦,转过身反把我给惊到了。这长得也太奇葩了吧!鹰钩鼻伸得老长,差点碰到我的脸。我赶紧往后挪了挪。再一瞧另一位转过的头,哎呀妈呀!老相识呀!敢情这两位就是每年暑假电视里都会重播的那部创下吉尼斯纪录的《西游记》里的金角银角大王呀!再一细看,才发现不是那么一回事。原来,这两位戴着面具。咱能给你二位提点小小的建议吗?买东西请买正品。你二位的面具也太山寨了!瞧瞧那面具上的漆都没抹匀,一块深一块浅的。再说了,难道你们就不能自己变个模样吗?

    “嘘--兄弟,看你是个实在人,咱也不骗你。听说这片洼地里埋着宝贝。天上的神仙凡是听到消息的都来这儿挖宝来了。””金角”贴着我的耳根神神秘秘地说。

    “你个蠢货,这么重要的秘密告诉别人干啥?到时宝贝被他挖走了可咋整?”“金角”还想多说点,被“银角”一把拉了过去。

    “这里藏着宝贝?你们听谁说的?”我在这儿已不知刨过多少坑,最大的宝贝也只是一小块银子。这帮天上的神仙莫不是穷疯了?

    “小悟说的,它说唔唔唔...”“金角”话还没说完嘴就被“银角”一把捂了个严实。看样子这又是黄四郎闹出的事。算了,随便他们挖吧,反正这片地已经是这样了,再烂又能烂成个啥样。

    “喂--你们把结界设反了吧。”我好心地提醒他们二位。结果是“金角”直接踢了“银角”一脚。看样子这二位不知是天上哪位主的小仙童,仙法可能只有二两。

    等我爬上一个较高的土包,放眼四望。好嘛,我这不到三平方公里的地盘上,大大小小的坑里竟隐隐约约露出无数个脑袋。想想我同女儿的洞府都比较深,又有大神们设的结界护着,应该没啥问题,于是在心里默默地祝福他们早日挖到心仪的宝贝。我可要回去睡大觉喽!

    “爸爸,不好了,出大事了,你快点起来看呀!”唉--听着声音知道是咱的女儿,要是别人我真得给他一板砖。觉要睡到自然醒那才叫舒服,被叫醒那只能叫难受。

    “咋啦咋啦?”我穿上外套出了洞门,就见女儿和白石站在一个土包上指指点点。

    “爸爸,你快来看,咱们这片地整个被人翻过。”看样子女儿还得我再教导一番,都嫁人了还这么咋咋呼呼,这成何体统?为人妻就要有为人妻的样子才对嘛。

    “你俩下来下来。我当什么事呢?没事,昨晚你黄叔请了一帮高人帮咱翻翻地,说不定一场雨后咱这片地上也能多冒些绿芽出来,那也算为人类环保事业做出了一点贡献。到时你们见了你黄叔,一定要替我多谢谢他。”我转身回洞继续咱的黄粱美梦。

    “爸爸,你不知道,今天镇上可热闹了。人们都围在咱的洼地边上议论,说昨晚咱们这片洼地上空来了外星人。一个冬瓜形状的飞碟在这上空来回盘旋。很多人都看到了。他们还说当时听到外星人对地球打招呼的声音。对吧,白石。”从镇上买了早餐回来后女儿一直说个不停,那兴奋劲仿佛她真地看到了似的。

    “你说的有点不对。明明人家说那个飞船像土豆。还有他们说那不是外星人跟地球人打招呼,而是向地球人宣战,因为他们听到的声音是‘嗷嗷’的叫声,极其凶残恐怖。”听了两孩子的对话,我真是愁死了。是不是刚结婚的神仙的智商都会直线下降呀!难道你们忘了你们自己是神仙这回事?要不要你们的爹给你们还原一下昨晚他是如何英勇地骑在龙背上挥舞着乌刹揍龙的场景?

    “如果我告诉你们,当时你们的爸爸就骑在人们说的那个外星人身上,你们有何感想?”我瞅瞅女儿再瞅瞅白石。他俩塞满油条的嘴全都大张着,以一副不可思议的眼光瞪着我。白石嘴里的油条更是“啪叽”一下落在了面前的豆浆碗里,溅得胸前衣服湿了一大片。

    “好了好了,开玩笑的。你们的爸爸怎么可能跟外星人在一起呢?”为了让两孩子保留一点新婚幸福的回忆,我决定还是不告诉他们残酷的现实。结果人家两位真地松了一大口气,仿佛我再不否认他们就会带我去医院检查一下我是不是脑子出了毛病。

    “爸爸,这种事可千万不能乱开玩笑。镇上的人说如果被外星人抓走的话可惨了。有的人被抓去进行配种试验,送回来时只剩下皮包骨头了。”我是不是该回屋躺一会儿去啊?女儿的智商这会儿估计也就普通小学一年级的水平。还配种试验?孩子呀,这种话女孩子可千万不能乱说的呀!

    “这还不算最惨的。他们说最惨的一个被送回来时全身的器官少了一半。”我简直要晕倒了。记得《儒林外史》中范进中举后乐极生悲变成了傻子,最后被他老丈人胡屠夫一巴掌给扇醒。我看这两孩子极有可能也是相同状况。我要不要给他俩一人一巴掌啊?

    “爸爸,我们俩吃好了。你慢慢吃。我们还要到镇上去,再听听人们怎么说,说不定又有新消息被错过了。快点,白石。”嘿--我正犹豫要不要给他俩扇醒。人家两人又消失了。我那个郁闷呐!这两孩子到底是撞了什么邪?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明明是两个聪明伶俐的孩子,这一结婚咋变成了两个笨蛋?

    “哎--别愁了,神仙一婚傻三天。很正常,很正常。三天后就变回来了。别急。”磐石不知啥时候坐在我的边上,端着我的碗正胡吃海喝。

    “还有这种说法?”我只听说过孕妇“一孕傻三年”,还是头一回听说“神仙一婚傻三天”,真的假的?

    “哎哟,叫我说你什么好呢?你是不记得当初你结婚后的头三天了。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啊。当时你是见了女的就喊娘,见了男的就叫爹。比他们这情况那是利害百倍呀!幸亏当时没有精神病院,否则你早就被人送到那儿关起来了。”磐石边说边笑边吃,嘴角流着豆浆。看着让人直犯恶心。如果真像磐石说的那样,那我结婚头三天的样子不是比现在的磐石还让人......想一想都浑身直打冷战。幸亏咱忘了。这忘得好啊!

    “哎--你说我昨晚把那帮大神整得那么惨,他们会不会来报复我呀。”我寻思过来寻思过去,总觉得那帮大神一定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

    “现在才后怕,晚了。当然,有天帝在那儿给你挡着,明里他们至少不敢乱来,但是暗地里那可是防不胜防呀。所以你最好这些日子别出去乱跑。”我听磐石这么一说觉得在理。这几日干脆咱闭关算了。等会儿女儿他们回来就让他们回南华山去,省得那帮人找不到我把这笔账算到女儿他们头上。

    “嗖--啪---”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我正担心女儿和白石的安危,一支短箭带着一张纸直直钉在我洞口的门楣上。看样子咱这想躲也躲不开了。

    “你女儿女婿都在我们手里。要想他们活命,今晚子时拿阴阳镜钥匙到赤焰山口长度坡来换。记住,此事不得惊动天帝,如若不然,等着为你女儿女婿收尸。”这便条一看就知是那金龙王所为。这帮家伙到底是胆肥还是傻呀,这么明目张胆地绑架在电影和电视剧里都很少见。

    “又是绑架!上次去见天帝,他的桌上就放着十几封绑架信,都是向各路大神勒索各种神器宝贝的。这还是明着的,案地里不知发生了多少件已私了的绑架事件。”磐石无耐地摇了摇头。我真是哭笑不得呀!原来人人向往的天界是这般景象,这天界的警察还不忙死!

    “这金龙王看样子是奔着寻死的节奏来的啊。”奶奶的,敢绑架我的女儿和女婿,看样子上次揍得太轻了点。只是这赤焰山的长度坡在哪儿咱还真地不清楚。

    “越过南华山往西就是赤岭地界,那赤焰山就在赤岭的最北边,由于长年野火不断,早就没了人烟。这趟看样子我得与你同去,省得你再把事情闹大。我先下洞一趟。”磐石边说边往外走,眨眼之间又回到我眼前,手里拿着一块硕大的泡沫。

    “你这是...?”看着磐石手中的玩意,我不由皱起了眉,不由怀疑他是不是在开玩笑。你想糊弄别人也稍稍走点心呀?拿一块小孩子常玩的软积木算是哪门子的套路?

    “你放心吧。这些大神向来瞧不上凡人的物品。咱这次就用这玩意来救你的女儿女婿。”磐石对自己的言行毫无愧色。我真是服了这帮大神。

    “敢情你把这次行动当作一次少儿探险活动了。你以为你是喜洋洋还是熊大熊二?不是你的女儿女婿,你就这么敷衍?”那泡沫可是易燃物品,赤焰山上到处都冒着火星,还没等到换人那玩意早就变成灰了。

    “你看你这话说的。小离跟我的亲闺女一样。我还等着她做好菜给我吃呢。你瞧着。”磐石说着用手指轻轻一点那块泡沫,眼瞅着那块泡沫一点点缩小变成了正常钥匙大小。磐石“啪”打了个响指。“砰-”那块泡沫又一下子变得巨大无比,还闪着盈盈绿光。

    “额--好吧,我信你一回。”在电视里看魔术表演看多了,许多人都在分析魔术的破绽。在我眼里磐石刚才的表演还算完美,就让他试试吧。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