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盛唐日月_ 第十二章 信使-

时间:2021-07-01 17:2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酒徒小说盛唐日月 第十二章 信使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几个弹指之后,张潜哑然失笑。

    套路有些似曾相识,并且隐隐约约带着熟悉的馊味儿。这不就是另一个时空常见的代理人战争吗?还是他娘的2.0升级版,单向代理人战争。

    在二十一世纪,个别大国因为不确信自己有实力碾压对手,或者害怕挑起战争后偷鸡不成蚀把米。总是自己躲在后面,唆使某个小国为自己冲锋陷阵。

    如果冲在前面的小国,成功咬到了对手一口,幕后唆使者,就可以大肆羞辱对手,宣扬对手外强中干,连个小虾米都拿不下。如果冲在前面的小国被对手按在地上摩擦,它也可以跳起来指责对手的残暴,然后煽动对手周围的其他小国,一起“兔死狐悲,物伤其类”!

    老套路了,没想到大食人在八世纪,就玩得如此娴熟!

    不过转念一想,以大唐目前的人口基数和兵马投送能力,遇到这种套路,还真难破解。就像这次石国入侵,如果被奕胡成功偷袭碎叶得手,大唐能出动的反击兵马,顶多是安西军一部。而只要奕胡稍稍争点儿气,不被牛师奖一战斩杀,大食人就可以距离之便,源源不断地向奕胡提供支援。

    都不用支援的时间太长,只要能超过一年,安西军的后勤供应就会出问题。而这时,朝堂上的一些清流,不用大食人塞好处,就会主动跳出来建议大唐放弃碎叶。

    即便牛师奖能够斩杀奕胡,甚至反攻入石国。大食也没有任何直接损失。而唐军占领石国之后,却组织不起足够的唐人移居。用不了多久,石国百姓就会在大食传经人的煽动下发起叛乱,逼迫唐军不得不主动撤离!

    想到这儿,张潜忽然有些明白? 为何武后当政以来? 大唐的势力范围就从波斯一路退到了安西,却始终都没有跟大食发生直接的国战了。

    未必是大唐不想打? 而是对方始终按照同样的套路? 发动单向代理人战争,本国兵马坚决不跟唐军发生任何接触。

    他也忽然明白? 为何另外一个时空中,高仙芝明明生擒看石国的国王? 拿下了石国的都城拔汗那? 却不肯见好就收,而是果断扑向怛罗斯了。

    未必是高仙芝贪功,而是眼看着大食人不断玩套路,却无能为力。这次好不容易能跟大食兵马直面相对? 想要狠狠给大食人一个教训。

    只是高仙芝无论如何都没想到? 他的盟军葛逻禄人,已经跟大食人秘密勾结在了一起,关键时刻,在背后狠狠捅了他一刀。

    那一战,唐军成功撤回安西的不足三千。

    那一战? 大食人自称歼灭唐军十万整,大获全胜? 却没敢追过葱岭。

    随后,儒家文化的影响力在西域日渐式微? 而大食教的寺院,却在西域遍地开花。

    ……

    “大帅? 小人没说谎? 真没说谎啊!大帅如果不相信小的? 可以把小的捆起来,放在城墙上。只要发现小的曾经跟石国人勾结,就直接砍了小的脑袋,小的死而无怨!”一直在偷偷察言观色的苏禄,被张潜脸上变幻不定的诡异笑容吓得心里发毛,果断又跪了下去,高声哭喊。

    “嗯?”张潜瞬间意识到,自己走神的时间有点儿长。笑了笑,轻轻抬手,“你起来吧,本镇守使相信你没撒谎。”

    “大帅,小的愿意为大帅披甲而战。”苏禄擦了一把冷汗,低声请求。却不敢立刻起身,唯恐张潜一会儿又变了脸色,自己还得再跪一回。

    “叫你起来,你就起来!本帅有重要事情,安排你去做,别磨磨唧唧耽误工夫!”知道此刻自己越是给苏禄好脸色看,对方越心怀忐忑。张潜皱起眉头,低声呵斥。

    苏禄的唐言说得虽然好,却不知道磨磨唧唧什么意思。灰溜溜地站起身,低着头,不敢与张潜正面相对。

    而张潜,也的确没工夫再跟此人废话。抓起一根令箭,沉声吩咐:“苏禄听令!”

    “末将在!”苏禄激灵灵打了个哆嗦,快步上前,弯下腰,双手举过头顶接令。

    “既然黑姓吐屯伊里奇已经投降了石国,逃向碎叶的黑姓突骑施百姓,就不能再去追随他了。你先找郎中处理一下伤口,然后拿本镇守的将令,去城外收拢溃逃过来的突骑施人。”

    “末将遵命!”苏禄扯着嗓子答应,刹那间,欣喜若狂。

    他只是一个小伯克,麾下部曲和族人加在一起,都没超过五千。而吐屯伊里奇的部曲和族人,加在一起有两三万。按照张潜刚才的说法,这些逃难的突骑施人,不再属于伊里奇,那么,他们的新主人,除了苏禄还能有谁?

    然而,事实证明,他高兴得可能稍微有点儿早。张潜看了他一眼,继续笑着吩咐,“收拢好了之后,青壮男女都归你,你可以带着他们,去冻城附近寻找草场,休养生息。本镇守使会传令下去,任何突骑施部族,不得向你发动进攻。但是,老人、孩子,和孕妇,你手头没有粮食,带着他们也养活不起。本镇守使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饿死,所以,你需要将他们全都平安送到碎叶城里来。”

    “是!末将,保证不辜负镇守使的信任!”苏禄楞了楞,旋即,爽快的答应。

    把老人,孩子和孕妇送到碎叶城内之后,他所能收拢到的突骑施人,肯定要缩水两到三成。但是,张镇守说得却没错,他手头没有粮食,凭借收拢到的牲畜和打猎,根本养活不起老人,孩子和孕妇,勉强将这些人留下来,反而是累赘。所以,还不如从了张镇守的意,给对方留一个好印象。

    “如果有孩子的父母都在,如果他们舍不得孩子,他们可以带着孩子跟你一起走。本帅只想救人,不想好心相救,反而被人怨恨。”张潜想了想,继续吩咐,“如果只剩下了孩子和他们的娘亲,或者他们的父亲,你就必须将他们送进城里来。如果你做得好,本帅可以教你个捕鱼的法子,以解你缺粮之急。如果你不识好歹,或者阳奉阴违,苏禄,也休怪本帅知道后跟你翻脸!”

    “大帅放心,小的可以对天发誓!”小伯克苏禄吓得又打了个哆嗦,赶紧作势欲跪。

    “都说了,你不用跪,用心做事就好!”张潜笑了笑,再度摆手,“去吧,别耽误时间。跟你逃一起逃回来的部曲,也让他们继续跟着你。你们可以在城西三里处暂时安顿,需要药材的话,一会儿本帅安排参军去你那边,你尽管跟他提就是!”

    “多谢大帅鸿恩!”小伯克苏禄到底还是跪了下去,高声拜谢。然后,又重重地给张潜磕了两个头,才站起来,抓着令箭飞奔而去。

    在西域,什么头衔,土地,都是假的。只有部曲和族人,才是真的。有了部曲和族人,就可以抢占别人的地盘和草场,然后自封头衔。而没有部曲和族人,哪怕曾经是可汗,也早晚难逃一刀。

    目送此人出了门,又快速扫视在场剩下的所有将校。迟疑再三,张潜又拿出一支令箭,交给了校尉任五。“任五听令,半个时辰之后,你带五十名亲卫,去城外与苏禄一道,收拢溃逃过来的突骑施百姓,尽量留下老弱妇孺。然后,带他们去城里的新训营暂时安置。”

    “遵命!”任五大声答应着,接过了今天交给自己的第二支令箭。

    “原来的任务,你也不要耽搁。”张潜叹了口气,小声叮嘱,宛若老师在教导没毕业的学生,“将突骑施老弱妇孺安置好了之后,尽量安排成年女子去毛纺作坊做工,如果有成年男子的话,就安排到铁匠、车犁、水泥、琉璃作坊,让他们尽量自食其力,并且能够养活自己的孩子。”

    这种时候,就显出碎叶镇缺乏人才的问题了。镇守使行辕正堂之内,剩下的几个校尉,要么姓郭,要么姓任,并且全是出身于任、郭两家的家丁,忠心固然忠心,眼界和能力,却是在有限得很。

    好在任五跟张潜时间久,多少已经能跟上他的一些思路。先答应着点头,然后小心翼翼地询问,“庄主是想让他们在城里做伙计,然后学着做唐人么?我会尽力让他们看到,做唐人的好处。”

    “他们本来就是唐人,只是不会说唐言罢了。你在城里找几个机灵的通译,教他们说唐言。无论大人还是孩子,凡是能说三百句以上唐言者,一律按唐人对待。”

    “是!”任五心领神会,拱了拱手,迅速转身而去。

    “大帅,奕胡远道而来,不了解碎叶这边情况,咱们可以逸待劳,埋伏在城外,杀他一个措手不及!”

    “大帅,叶支城的黄姓突骑施,和横山北麓的朱姓突骑施离碎叶城近,末将愿意携带大帅令箭,去召集他们迂回到千泉山,切断奕胡的后路。”

    “大帅……”

    镇守使行辕正堂内,仅剩下的几名将校纷纷开口,争先恐后地给张潜出谋划策。唯恐张潜把自己遗忘,让自己平白错过一次建功立业机会。

    到了此刻,大伙心里已经感觉不到半点儿紧张。相反,对即将到来的大战,还隐约涌起了几分期待。

    道理很简单,碎叶军兵力单薄,战斗力却不差。如果石国起倾国之兵杀至,大伙的确还需要担心碎叶城能否守得住。而眼下既然已经知道,石国顶多才杀来了一万多兵马,大伙担心的,就不是碎叶城能否守得住了,而是杀敌之功够不够分!

    “嗯——”张潜很理解众人的心思,沉吟着又抓起两只令箭。

    对付单向代理人战争,在另一个时空,已经有人给他做出了很好的示范。那就是,以最干净利索的回击,将冲在前面的小国碾成齑粉。让所有甘心充当炮灰者,从此之后都明白,大国之间的争斗,根本不是他们这种小虾米所能跟着掺和的。如果头脑不清醒,会招来亡国之祸不说,还给全世界留下一个笑柄。

    然而,还没等张潜开始给剩下的几名将校布置任务,城门校尉张宝,已经又顶着满头大汗跑了进来,“报,大帅。石国派来了一名信使,说有其国王的书信,要当面呈交给大帅。”

    “信使?他从哪边过来的?居然没被逃难的突骑施人在半路上杀掉?”张潜眉头再度皱紧,满脸诧异地询问。

    突骑施牧人缺乏组织性和纪律性,吃了败仗,很容易溃不成军。但突骑施牧人单打独斗,却比粟特人强得多。如果石国的信使和溃逃的突骑施牧人,走的同一条道路,其没有被愤怒的牧人活活撕成碎片,也未免太匪夷所思。

    “他,他是个唐人,说一口流利的长安话。装成商贩,跟着商队一起过来的。逃难的突骑施人不敢招惹他。属下也差点就把他当了自己人,结果,他在城门口却表明连信使身份,说要见您”张宝犹豫了一下,带着几分羞恼回应。

    “唐人?还来给石国做说客!”张潜的眉头皱得更紧,冷笑着撇嘴。“此人就不怕让祖宗蒙羞?”

    “大概是收了石国的很多好处吧!”,张宝咬着牙,低声回应,“属下以前在长安,可没,见过这样不要脸的、大帅不想见他,属下这就去宰了他,将首级挂到城墙上。”

    “不急!”张潜又想了想,轻轻摇头,“先领他进来,让他递交书信。”

    “是!”张宝闻听,立刻转身小跑而出。不多时,又领着一名灰布缠头,长须飘飘的老者走了进来。

    那老者,虽然做了大食人打扮,却长着一副标准的唐人面孔。自称姓邓,名广化,先规规矩矩向张潜见了礼,然后双手呈上了一只火漆封着的牛皮口袋。

    唯恐他图谋不轨,张宝接过羊皮口袋,用横刀割开,从里边取出另外一张作为信纸的羊皮,自己先用舌头舔了舔,确信没有下毒儿,才又将羊皮递到张潜面前。

    张潜定睛细看,只见羊皮上面,竟然用非常工整的汉字,写了一封长信。而信的内容,则是石国此番出兵的理由:应大唐西域经略周以悌将军的要求,出兵讨伐突骑施人!

    “你家将军,不知道本帅已经杀掉娑葛,恢复了碎叶镇全境么?”张潜没心思继续看下去,将羊皮拍在书案上,沉声追问。

    那邓广化被吓了一哆嗦,却不肯示弱。抬起头,大言不惭地回应,“启禀张镇守,周经略当初跟我们石国的约定,是杀死娑葛之后,突骑施人以及碎叶城内的一切,都归石国。大唐只拿回城池和土地。虽然娑葛是被将军斩杀,但我石国,去年也的确陈兵于千泉山,威慑娑葛身后。是以,还请将军遵守约定,暂时退出碎叶城,待我军走后,再自己返回。以免我军在搬走碎叶城内物资和驱赶突骑施人之时,与将军的下属,发生不必要的冲突。”

    说罢,竟然仰起头,两眼直勾勾地看向张潜,等待后者立刻给予答复。

    按照他对大唐规矩得了解,两国交锋,从不斩杀来使。而眼下碎叶城里没多少兵马,对石国完全处于劣势。所以,他丝毫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并且表现得越嚣张,能够替石国争取到利益越多。

    谁料,张潜先是歪着头,上上下下对他反复打量,仿佛他脸上长着一朵花般。随即,猛地从腰间拔出了横刀。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