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老祖重生后跟死对头恋爱了_ 第六十七章 修复张绿豆‘身体’的东西-

时间:2021-05-26 11:3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四蒙小说老祖重生后跟死对头恋爱了 第六十七章 修复张绿豆‘身体’的东西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所以,松雪,你要去杜荒彦哪里?”陶页声有些不开心,毕竟她好不容易才看到心心念念之人,还没一起待多久呢,怎么就又要走了啊。

    张松雪抬头看了眼天色,“他一个人可能搞不定。”

    “你为了张绿豆,还真是煞费苦心啊。”陶页声忍不住的从自己嘴里飞出些酸话。

    “这些,不是你过问的。”说罢,张松雪转身离开。

    但陶页声不服气似的跟在他后面走,“那如果是李重昀呢,他问就可以吗?”

    张松雪微微皱眉,那双跟大海一样的眼睛,难得浮现出不耐烦的情绪。陶页声对他而言还有用,尽管她说话刁钻,也得暂时忍耐。所以这脚步走的更快。

    陶页声不依不饶的跟着他,还要去拽着他的手,“为什么他可以,我不可以?”

    张松雪跟被烫铁触碰到一样,往旁边一躲,“为什么,你心里不清楚吗?”

    见他还这样抗拒自己,陶页声气的声音渐大,“那你就是喜欢他!”

    因为是白天,周围还有不少人,听到一个小姑娘冲着一男子大喊大叫的,自然是吸引了不少目光看过来。

    而后就以自己所看到的场面,开始低声指指点点。

    陶页声支棱起耳朵听着他们说的什么,而后发现这些猜想都是她想听到的,故而也就安静不做声了。

    张松雪脸色一沉,沉默的走了。他不太擅长处理这种,对他有用,还要死缠难打试图要跟他纠缠不清的人。

    “我为你干了这么多事儿,甚至我都没张绿豆重要……”陶页声有些委屈。

    “嗯。”

    见这人又开始冷冰冰了,陶页声还是真怕他生气,而后语气又开始软起来,“你现在是要回客栈?”

    “对。”

    陶页声撇嘴,“那我跟你一起回去。”

    “随便。不过你稍微收敛点。”

    “是。我知道了。”

    李重昀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一是为了张松雪,二是惊讶为什么张绿豆也这么巧的在这儿?来回走动间,他的目光时不时飞到那紧闭的门上。

    在他往那边看第四十多次时,门外终于出现了一个影子,看轮款像是张松雪的。李重昀几乎是飞过去的,将门一打开,手就去拉着他的手,“军师~你快进来。”

    原本还是十分喜悦的神色,在看到他后面跟着的粉衣姑娘时,瞬间收敛起来。她作势就要跟着进来,李重昀一手撑住门框,拦了她去路,“你是谁?”

    陶页声自然也不是吃素的,“我是谁?怎么,松雪没告诉你吗?”

    “哦?”李重昀退到面露无奈的张松雪身边,一些有意无意的举动都在告诉陶页声他们两个关系匪浅,“我猜,应该是我不需要知道认识的把。是吗?松雪?”

    张松雪板着脸挥开他的手,往里面走去,“我要去找杜荒彦了。你跟他说的怎么样?”

    李重昀瞥了眼默不作声的陶页声,“七天后李之余就要去一个祠堂里,说张绿豆要去。”

    “嗯。时间够了。”

    “对了,那个李之余在怀疑你跟来了。”

    张松雪挑眉,“无碍。”

    “哦。你去,小心点。”

    “我知道。”张松雪沉默往前走。

    “嗯,我等你回来。”

    张松雪忽然止住脚步,转身,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陶页声委屈巴巴的指着自己,“我呢。”

    “你就在这儿跟李重昀待着吧。”

    陶页声不服,想要开口。但是又想到刚刚那李重昀那副乖巧模样,难道就是这点赢过她的?

    “我知道了,我也乖乖等你就是了。”但是她还是气的咬牙切齿的模样,她忍不了了,一定要找机会解决掉这姓李的,还有那个张绿豆!

    甩掉两个麻烦,张松雪径直走了。

    这两人更是没有什么话语可讲。陶页声四处打量了眼这个屋子,她只知道这两人昨夜在这个屋子里,直到她眼睛看到那张凌乱的床后,眼底闪过一丝阴狠,语气冷到了极点,“你昨晚睡得哪儿?”

    李重昀转头,看着她看到的地方。“这个不重要。我有事先走了。”

    陶页声站在屋里,安静的看着他走开。

    那边跟李隐空安静待在一起的张绿豆,手上小动作颇多,摸摸放在她身边的退邪,又去看看那合眼养神的人。

    “不要一直盯着我看。”

    因为李隐空开了这个苗头,张绿豆双手捧着脸蛋,也开始说话,“这你都能感觉到啊?”

    “嗯。”

    “我……”她话还未说完,而后便心口一紧,脑袋里隐隐约约的响起一个声音,这声音让张绿豆脸色有些不正常,她站起来,“我回房间拿点东西。一会儿就来。”

    她快步走出去,揉着自己心口,刚刚那个声音……

    是江皓月的!

    在阿古丽依‘空间’时,他就说,只要下次那残留的魂魄,再醒来能够说话时,拔出沉珀就好了。

    跟那陶页声两人待在一起,李重昀才不愿意。他想着,与其跟她大眼瞪小眼,还不如出来一间一间的找张绿豆。

    不过,他想了下方才看到的‘张绿豆’。好像是个男的?不过当时只是晃了一眼,也有可能是他看错了。

    他们住的是这家客栈的二楼,外面就是一个围栏的‘口’形走廊。他开门出来时,对面也有一扇门被打开了。

    李重昀的耳朵要好使些,他顺便看了眼。然后就发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那开门出来的正是张绿豆啊!

    他瞪大眼睛去看,这下他是百分百的相信了。他径直走过去。

    她正要开门,而后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按在扇门上。张绿豆一愣,看着他紫色袖口的黑纹,觉得熟悉,转身往后看。

    “你怎么在这儿?”

    “我还要问你呢~”李重昀将门一推,推着张绿豆走了进去。

    张绿豆深吸了口气,看了眼放桌上没动静的沉珀,“你要做什么?不会又要继续取走我的性命吧?”

    “我对这个可不敢兴趣。”离得近,李重昀可是真的从上到下的看着眼前这个晃眼是张绿豆模样的,但是细看又不像是本人的男子,“你是张绿豆吧?”

    “还用说?”

    “你不是个姑娘吗?怎么……”

    “关你何事?出去。”

    李重昀收起了自己的好奇心,毕竟,她的身份,他基本知道个七七八八,“我来找你,不是跟你说笑的。刚刚你也看到了,李之余也在这儿。在他发现你之前,要么小心点,要么换个地方住。”

    一提到李之余张绿豆可就来了精神,她眼睛一转,“你好像,害怕他伤害我?”

    “对啊。所以我来提醒你小心点。”

    “这样,你不害怕刘迁曜责备你吗?”

    李重昀笑,露出自己的小虎牙,“你以为我还会跟之前一样,你问什么我告诉你什么啊?走了。”

    等他走出屋子,张绿豆直接将门一关。但她还没走几步,敲门声又响了起来,啧了声后,去打开它。

    “又怎么……了?”本以为会看到李重昀,但她看到的是一张从未见过的粉衣姑娘,“你……有什么事吗?”

    这粉衣姑娘看到张绿豆后,脸上先是惊讶而后是人畜无害的微笑,“抱歉,我好像走反了。”说着还去指了下楼梯,“我的房间是走完楼梯往另外一面走两间屋子。”

    张绿豆往那边看了眼,点点脑袋,“嗯。只要走错了楼梯,就会走错。”

    “是的。抱歉了。”说罢,那个粉衣姑娘匆匆行了礼便往对面跑去。

    张绿豆没急着离开,而是站在门口,看到那个粉衣姑娘走进对面那个屋子后,才关上门。急匆匆的去看沉珀。

    “江皓月?江皓月。你在吗?”

    可是不管她喊多久,这把黑色镶金的细刀都没做声。倒是旁边的背布包着的前辈又说话了,“吵吵嚷嚷的,还让不让老娘睡觉了?”

    “啊……抱歉。”张绿豆没了声,但是这手还在不断的拨弄。

    “这把刀里。除了原本就有的魂魄外,还有一个碎的。你在喊的这个名字,就是它的吧?”

    “嗯……”

    “它现在还虚弱。说话,还不行。”前辈也是一个在刀里的魂魄,她自然是可以看到另外一把刀里的魂魄。她除了看到一个安静的魂魄之外,就是一个若隐若现忽明忽灭的虚弱魂魄了。

    张绿豆眉头渐渐隆起,她刚刚明明听到了江皓月的声音。当然也很有可能就是她的错觉,因为最近她的很多变化本身就很奇怪。

    “那前辈,这魂魄你能知道,它多久反应大些?”

    “不清楚。不过,它最近非常的不稳定。”这几天她除了在刀里歇息外,就是看着这把刀里的魂魄。她也试着跟这刀里原来的魂魄交流,但是对方从不多说一句话。

    “不稳定?”

    “很有可能是跟你变成这个样子有关?或者是其他什么的原因。总之,这几天你小心些。”

    “我知道了。”

    张松雪离开客栈后,为了能够快点追上杜荒彦,马不停蹄往那边跑。赶了约莫两日,陶页声手下给的信件他接到的越来越频繁,那就说明,离杜荒彦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如果杜荒彦没有没人耽搁,他应该早就可以去取东西了。

    入夜,杜荒彦在一颗树下生起火。

    拾了两根木棍儿从自己包里掏出两个冷了的饼串着烤,估摸着烤的差不多了。他拿起其中一个放在嘴边咬了一口,对着坐在另外一边的一个人努下巴,“想吃,自己拿啊。”

    坐着他旁边的正是灰头土脸的谢盈盈,她看了眼吃的香的杜荒彦,虽然嘴硬但还是抵不住肚子饿,她也不像之前在张绿豆面前那般娇滴滴的样子了,伸手拿起另外一个,啃了一大口。

    眉头一皱,艰难的嚼着,“好难吃。”

    “难吃就别吃了。给我节约一个口粮。”杜荒彦摊手,那样子是真的想将那个饼收回来,

    谢盈盈冷哼了一声,又狂塞了几口进去,“我不能被饿死。我要撑住,我要见到我相公。”

    听到相公二字,杜荒彦被呛得咳嗽起来,“谢小姐,你什么时候……成亲了?”

    “就在几天前。”想起相公的模样,她的嘴角总是挂着甜蜜的微笑。

    “我记得在我离开四城之地时,那就说,那其他三个家族的少爷你都看不上。”四城之地是俢魂者四大家族被统一后的聚集地。虽然因为十多年前的那件事情,他跟杜家没有半点关系了,充其量也只是挂着一个姓氏。

    而后就开始四处游荡,也找到过一个栖息之地,不过在那蜀中张家多次找上门之下,他也不得不溜之大吉。这样看来,他跟眼前这成天离家出走的谢家小女儿是相差不多。

    不过,不一样的是,谢家的人不是在找人的路上就是准备去找人的路上。而他的路径,不会再有人过问了。

    “哼,这是这次出来,找到的心上人。”想到那人俊美的脸蛋,谢盈盈都觉得自己嘴里的食物变得好吃起来。

    杜荒彦看着这个小姑娘,忽然笑出声,“是吗……”

    “对啊!你为什么要笑,这没什么可笑的。”

    见她说的如此肯定,杜荒彦笑意渐渐收敛起来。他是在昨天遇到这个谢家无法无天的小祖宗的。

    这条路是往着四城之地的,他都不用去细想就能知道,这小祖宗应该是被谢家的人找到了在往家带的路上又跑了出来。样貌十分狼狈,想来又是花了不少功夫才冲出来的。

    而后十分的极其败坏,这路上又只有他一个‘行人’,只得向他求助。

    那个时候杜荒彦在马上看着下面五官都快皱在一起的人,“你确定让我救你?”

    “对啊。这儿只有你了,我又这副样子了。”

    “行吧。上来吧。”杜荒彦对她伸出手。

    之后他们两个就走了一段路。

    重新看着眼前这不断跳跃的火花,杜荒彦问她,“你的相公是谁?”

    “张小绿。”

    “家住何处?家里有何许人?”

    “我,我不知道……”

    “就当我多嘴一句吧。小心些。”

    “我有那个把把握。”

    杜荒彦看着这个神采飞扬的小姑娘,嘴上又扯出一点笑意。

    谢盈盈瞧杜荒彦一直在看着她,而后将自己衣服一拢,“你别这样看着我!我是来找我相公的,你离我远些,我不想让我相公误会!”

    杜荒彦不怒反笑,别说他的年纪都可以当她爹了,而且……“我喜欢温婉些许的。”

    谢盈盈噘嘴,看着即使是笑都带着沧桑的杜荒彦,忽然她想起自己还年幼时,姐姐总是在她面前念叨的故事,“我其实,是有听到过你跟周家小姐的事情。”

    “你姐姐给你讲的?”

    “嗯。”

    前方的火渐小,杜荒彦用插了饼的木棍去挪挪快要燃烧完的木块位置,让火焰更大些,“我记得,那会儿她还是个孩子,难为能够记住讲给你听了。”

    谢盈盈本来就穿的薄,此时的她觉得有些许的寒冷,也捡起自己刚刚随手扔掉的木棍,戳戳火,“所以……你现在为什么还要回去?”

    “你不是也跑了,然后现在跟着我回去吗?接着。”杜荒彦解下自己灰扑扑的斗篷扔过去。

    谢盈盈只用两个指头捏着这个斗篷,有些嫌弃它脏脏的,虽然她现在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故而她拽着抖抖就裹上了,“其实,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回去的好。杜家先不说,光是那为首的王家就……”

    “多谢你的提醒了。这次,我得回去取东西。”

    “巧了。”谢盈盈那双茶褐色的眼睛里亮晶晶的,“我这次回去。也是取东西的。你回去拿什么?如果可以,我带你去我家拿。”

    杜荒彦点头,“那你愿意带着我去拿‘壁芯’吗?我要修一个珍贵的魂器。”这个‘壁芯’是他们谢家的镇家之宝,珍贵无比,用来修张绿豆的身体简直是再好不过。

    听到他要取这东西,谢盈盈的笑停滞了一下,而后又快速点头,“当然可以啦!你好歹算半个救了我的人。我肯定比那东西珍贵的!”

    “真的吗?”

    “我从不说二话。再说了,我都不是谢家的人了……咱们回去偷点东西,当然是天经地义了。”

    “行。”本来想回去偷杜家的东西的,没想到这谢小姐是直接给他送到嘴边来。

    “那就这么说好了,我带着你去拿。咱们各自拿完了一起走?我就这个条件。”从谢家的车上偷跑时,她就想到,想‘涉险’回去带走一个东西,她要送给相公。这是她儿时说好了要送给未来丈夫的。

    是很重要的东西,绝对不能落下。

    “成交。”

    他们两个达成目的,谢盈盈抿嘴一笑,往后挪了点靠在树上,“那我就歇息了。”

    “你睡吧。”

    他们这边的谈话声渐小,火焰开始慢慢变小。

    骑马登上一个坡的张松雪,勒马停下,眯着双目,因为赶路被吹得凌乱的发丝,时不时贴到他的脸上。

    他安静的注视着黑夜里格外显眼的一点摇曳橘红色。

    他,追上了。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